【转载】与“全能神”决裂才是正确的路

德宏长安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2022-01-17 12:33:28


  我叫陈小美(化名),经亲戚牵线介绍,从皖北农村嫁到合肥市包河区。曾经,我错信过“全能神”,甚至傻傻地离家出走三年为“神”尽本分。真正醒悟的那天,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傻。

  那时三口之家,生活平淡却很幸福

  2013年,大宝两岁。我们一家三口像很多普通家庭一样,生活简单、充实又幸福。丈夫在家附近的集市开着一家修车铺,每天的时间基本上都在店里忙活,不停地修车干活很辛苦。他说,为了我们的家都值得。而我则在家带孩子做家务,心里的念头就是做好丈夫的贤内助。公婆都是朴实的农民,农闲时会到附近的工厂打工,也经常来家里帮衬我们。

  虽然丈夫和我的性格都有点内向,平时聊天沟通并不多,但是我们的心在一起,劲儿往一处使,只为把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误信工友拉拢,稀里糊涂信奉“全能神”

  2014年,大宝三岁,上了幼儿园。我到附近工厂找了一份工作,生活也充实起来,和身边工友成了朋友。一位皖北工友陈姐和我是老乡,我对她格外信任,把她当做最好的朋友。

  陈姐经常找我聊天,对我说有个“女基督”(编者注:“全能神”邪教教主赵维山的情妇杨向斌,被包装成“全能神”邪教“女基督”用于蛊惑信徒)特别灵验,像家庭生活不好、家人生病,只要做做祷告就能好,还能保佑全家人事事平安。后来,陈姐让我跟她一起信“全能神”,说“万能的神,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有神保佑”。原本不信鬼神的我,听多了慢慢地中了邪,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跟着陈姐信奉起了“全能神”。

  一开始,陈姐常常带我到别人家,五六个人一起学习“全能神”教义,在一起读“全能神”的书,还给我取了教会名字——“灵儿”。陈姐说大家都是兄弟姐妹,不用身份证上的名字,只用教会名字。渐渐地,陈姐安排我家成为“聚会点”,不仅要学习书本,还要写学习心得,都是表明自己如何忠于“神”的心思,一定不能背叛“神”。

  离家出走三年,人不人,鬼不鬼,只为“尽本分”

  2015年,那时大宝才四岁。跟着陈姐他们一起聚会多了,我自己对“神”的依赖性越来越大,遇到什么事情,首先想到的都是向“神”祷告,祈求“神”的护佑。为了表明自己对“神”的衷心,我只和认识的几个“教友”做朋友,把自己封闭在这个小圈子里,很害怕“神”的惩罚。那时候,在我眼里,不信“全能神”的人都不是好人,都要远离。

  2015年6月,为了更好地“尽本分”,我对家人不辞而别,彻底不再回家,一门心思只为追求“神”的教义,只为那句“信徒必须抛弃亲情、断绝联系。如果不能全身心投入,就不能从‘神’那里得到彻底救赎”。

  离家出走的三年间,我并没有走远,就住在合肥临近郊区的城中村里。那是“全能神”安排的民房,五个人一个“家”,条件很简陋,睡的是地铺,每天吃的几乎都是土豆、大白菜,甚至是从菜市场捡来的烂菜叶。

  他们给我安排的主要任务是送纸条,也叫“鸡毛信”。每次出门送信前都要写“起誓书”,上书如果背叛了“神”,没有完成任务,将会受到恶毒的诅咒和惩罚,比如不得好死、被雷劈死、出门被车撞死,甚至诅咒自己的父母亲人和孩子,什么最狠毒就用什么赌咒发誓。

  我们不得使用手机,不允许与教会以外的人说话。除了被安排“尽本分”,就在“家”里一起聚会,学习教义,做祷告,唱诗歌,还互相评价与自我评价,不敢有任何私心杂念,不交流任何其他话题。我觉得自己就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已经被“全能神”彻底洗脑了。

  身体出现病症,被“全能神”无情开除

  2018年4月,连续好多天,我肚子疼,那种死去活来地疼痛。无论我怎么祷告,“神”都没有帮我治病,反而越来越严重。他们一会说是我“尽本分”不够,一会又说是我还有私心杂念,总归都是我自己的原因导致“神”不帮我。

  一天夜里,我被教友送回家。他们把我丢在村口,说是让我自己回家休息几天。后来,我才明白,“全能神”是担心我拖累他们,把我无情地开除了。

  当我敲开家门,丈夫看到我骨瘦如柴的模样,心疼地抱住我,痛哭着问我:“这么多年怎么不知道回家?”女儿听到声音,光着脚跑出来抱着我,哭着说:“妈妈,我好想你!”

  第二天,丈夫带我住进医院,为我看病,经过几天治疗,我肚子不疼了。躺在病床上的我,第一次思考“全能神”到底是什么神,第一次思考是不是我错了。

  我信了“全能神”四年时间,“神”似乎并没有护佑我。我几乎奉献了自己的所有,生病了“神”都没管我的死活。“全能神”说“小孩子其实就是小撒旦、小魔鬼”,而我的大宝喊我“妈妈”时,是那么可爱,那么动听。

  幡然醒悟回归,升级四口之家生活美

  丈夫把我回家的消息告诉了村委会、镇政府和派出所,政府好多人都来看望我。我这才知道,这三年,丈夫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地寻找我,跑了合肥附近好几个城市。

  政府各级部门也非常关心我。村里、镇里的工作人员还有派出所的民警都来帮我,给我看关于《“全能神”到底是什么》的视频,用大量的事实揭露“全能神”的邪教本质,让我明白自己被“全能神”骗了。

  在大家的关心下,我逐渐醒悟过来,彻底与“全能神”决裂。是的,“全能神”就是骗子,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只有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撸起袖子加油干,才能创造美好生活。

  2020年初,大宝九岁,有了个小妹妹,我们的三口之家升级为四口之家。现在,我和家人们在一起,每天都是欢声笑语,满满的幸福。

上一篇:【转载】“热心”的陷阱
下一篇:【转载】浙江嘉善一女子从事“全能神”邪教活动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