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信“神”十年 她还是被自己的“神”抛弃了

德宏长安网       2022-01-17 12:31:33


  图片来自网络

  阿丽离家出走时,是2012年12月28日,前夫陈田清楚地记得这一天。半个多月前,阿丽因在某小学门口散发“全能神”邪教宣传单被群众举报,受到政府教育批评。随后,阿丽接到一位男性电话,询问她有无对政府说出与“组织”相关事宜,并威胁道,小心“‘神家’惩罚你、开除你,让你下地狱”,还说阿丽拉人入教的任务未完成,要她继续为“全能神”尽本分。于是,时年38岁的阿丽撇下正读六年级的儿子,人间蒸发了……

  陈田当时是海运公司某轮船水手,为了给家人更好的生活,他常年漂洋过海,与家人聚少离多。听说妻子离家后,他匆匆赶回家里。看到失去母爱的儿子经常独自暗暗流泪,半夜做梦惊醒哭喊着要妈妈,陈田只能默默地辞去高薪工作,回到位于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的家中。陈田一边陪伴儿子,一边打着零工维持生计,一边寻找妻子的下落,父子二人尝尽了生活的艰辛和无奈。

  2015年4月,带阿丽进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的亲姐姐不堪“尽本分”的压力跳楼自杀身亡,让陈田对阿丽的处境越发担心。他印制了许多“寻人启事”到处张贴,逢人便打听阿丽的下落。中国反邪教网“助你寻亲”栏目推出不久,陈田便在上面发布了寻亲信息,期待阿丽早日回家,盼望着家庭团圆。

  长时间的苦苦寻找和漫长的等待,陈田终于失去了耐心。2019年,心灰意冷的他上诉法院起诉离婚。

  2020年12月3日,陈田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失踪了八年的阿丽,终于找到了!见面的那一刻,阿丽面黄肌瘦,面无表情,陈田内心既心疼又难受。

  是的,原本温馨的三口之家,现已支离破碎,破镜难圆,阿丽只能无奈地回到娘家。

  事实上,正是由于“全能神”邪教组织的精神控制使她放弃家庭,对亲情麻木不仁,造成家庭离散,可悲的是,历经磨难回到家中的阿丽仍深陷邪路痴迷不悟。

  她是以“三无人员”的身份被警方发现找回的,也就是说,她被自己一心信奉的“全能神”给抛弃了!

  阿丽原本为人善良,勤劳能干,还在自家楼下开了一家文具店,生意还算不错。她从小受父母影响信奉基督教,加入“全能神”则是受自己姐姐的影响。那是2010年6月一个夜晚,姐姐来到她家里,带着她参加了“全能神”聚会。从此以后,这个家庭就不得安宁了,姐妹俩常常出去参加所谓的“交通”,有时几天不回家。由于文具店经常关门无人打理,生意越来越冷清。

  为了这事,陈田曾多次劝说妻子,你信奉基督教要到正式的教堂,“全能神”是邪教,当心上当受骗。但她根本听不进去,在家时不看电视,不看其他书籍报纸,只看《话在肉身显现》等“全能神”邪教书籍。夫妻间关系疏远,经常争吵,感情变得越来越差,并逐渐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事实上,阿丽离家出走后,在“全能神”邪教组织裹胁下,在平阳钱库等地为所谓的“神家”作工、“尽本分”、拉人入教、传所谓“福音”、参加聚会,为其受苦受累长达五年。

  2017年末,“全能神”邪教组织认为阿丽组织动员能力差,不善于言谈,反应迟钝,拉人入教的任务完不成,又没有财物奉献,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便把她抛弃,不再提供住宿和生活。

  阿丽徘徊在十字路口,既恐慌又害怕,深受“全能神”洗脑近十年,她从不认为自己是被“全能神”抛弃了,觉得这是自己不努力的结果。未来的路应该怎么走?自己早已是“神家”的信徒,“神家”是自己唯一的归宿,她不能回家,也不敢回家,因为“回家就会被‘真神’审判”。

  阿丽只好在外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租住在最简陋最便宜的出租房里,怕遇到熟人,白天也不敢去企业打工,只好晚上到酒店洗盘刷碗,或者捡破烂赚点钱度日子。

  直至2020年12月,当地派出所检查“三无人员”,阿丽终于结束了这样的流浪生活。

  现在,阿丽与年迈的母亲一起生活在老人公寓里,虽然结束了流浪般的生活,但是,原本和睦欢乐的三口之家已不复存在。

  据了解,目前当地相关街道、社区组织帮教志愿者上门引导教育,希望把阿丽从邪教的泥潭里拉回来,重新过上真正正常的社会生活。

上一篇:【转载】是什么让她孤注一掷从楼顶跳下
下一篇:【转载】“热心”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