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愚昧无知上邪路 走出邪窟有艳阳

德宏长安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2022-01-17 12:29:28


  “由于我缺少对国家法律、法规和识别邪教知识的学习,导致我不能很好地辨别邪教组织跟一般宗教活动的区别,在邪教人员的言语诱骗下,我鬼使神差地上了当。”这是一名曾误入“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受害者在醒悟后的反思。

  于静(化名),女,初中文化,今年57岁,现居住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家中有丈夫、儿子、儿媳及2个孙辈。丈夫勤劳肯干,儿子儿媳孝顺,孙儿健康可爱,一家六口,幸福美满、家庭和睦,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然而,不幸却悄悄地靠近这个家庭。

  2013年秋的一天,于静在集市上买东西,遇见了多年不见的原街坊老邻居孟大婶。孟大婶十分热情,嘘寒问暖,张家长李家短地说个不停,临别时还送了她一本小册子。于静随手接过来,也没有当回事,那时候她还要照顾体弱多病的老母亲,根本没有时间看,于是回到家中,随手将小册子扔在了一旁。

  转年,于静的儿媳妇生下小孙子,她帮忙一起照顾。没想到,一年没见的孟大婶又上门送书来了,并喋喋不休地说什么,“神”的“恩典时代”已经过去,“神”已道成肉身,现在进入“国度时代”,只有相信“全能的神”才能得到救赎,才能进入到天国。又说什么,人类要经受大灾难,世界末日就要来临,而且还绘声绘色地描绘末日的可怕,“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地上家庭都将破裂,不再有母子重逢,不再有父女相聚,不信‘全能神’的将下地狱”,“大红龙是撒旦”等等。经不住孟大婶的连忽悠带恐吓,于静开始由疑虑、紧张到恐惧,最后居然相信了孟大婶灌输的“全能神”歪理邪说。此时,于静荒唐地认为,要相信“神”、爱“神”、顺服“神”、追求“神”,才能从撒旦的捆绑中逃脱出来,要跟着孟大婶,让全家人成为被“神”成全、护佑的人,共进天堂。

  经过一段时间“听经布道”,于静写下充斥着“生不如死”“百病缠身”“车祸撞死”“下地狱”等字眼的“保证书”。此时的她,已完全被“全能神”精神控制。

  孟大婶这时已经是“全能神”在当地的小区带领,她指使于静发放一些非法资料,要求于静“传福音”发展信徒,接着又要于静把家中的财产都“奉献”出来,说什么“奉献”越多,离“神”越近,得到的“恩典”也越多,只有多“奉献”,才可以度过“末世审判”,“那些尽本分太少或者没有尽本分的人,都要受到应得的惩罚”,等等。就这样,于静将自己省吃俭用辛苦多年积攒下来的几万元钱分多次奉献给了“全能神”。

  自从于静信了“全能神”后,昔日充满欢声笑语的家庭,突然变得死气沉沉。往日串门来往的亲戚邻居越来越少,于静也不与亲朋好友们往来了。晚上回到家中闭门不出,一门心思用在看“神话”和祷告上,白天出去拉人入教,或者参加聚会。丈夫、儿子知道她信了“全能神”,规劝她要远离“全能神”,说孙子还小,需要她照顾,不要每天早出晚归不顾家,家里天天冷锅冷灶的。可是每次的规劝,都是争吵的开始。在于静看来,身边的这些凡人死到临头还不知,而自己信“全能神”是为了拯救全家,是为了全家好,是保着全家,既然大家都不信,那就只能任其自生自灭。

  就这样,于静变得冷漠自私,无情无义。

  2015年,于静的母亲病危,临终时想见她一面。此时的于静却忙于传“福音”作“见证”,接到亲人的电话,她竟然以没时间为借口,冷漠地回绝。等到母亲三天圆坟,于静既不磕头也不敬香更不烧纸,只是面无表情呆呆地站立着。于静这时候满脑子都是“全能神”所说的:现在的人最败坏、最落后,就会磕头烧香、烧纸,庸俗腐朽,思想守旧,人性低贱、污秽,是整个败坏人类的典型代表……在这种思想的灌输下,于静在人格上已经扭曲,只能依附于所谓“神”的存在,变得麻木不仁、六亲不认。

  几年下来,于静家中的钱大部分被她拿去奉献给了“全能神”。丈夫见争吵无用,于是不再将工资交给她保管,她却不时偷偷地向儿子借钱交“奉献款”。在她看来,都快要上“天国”了,要那些钱财又有什么用?

  2016年秋,一日争吵后,于静离家不辞而别。有人看到她在其他“全能神”信徒家中,丈夫去找,并没有找到,她早已外出,失去踪迹了。

  丈夫为了找她,先后跑了近万里,跑遍了她可能去的乡村、附近的省市,只要听人说在哪见到过她,不管是真是假,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去找。只可怜恩爱多年的丈夫,心脏病时时发作,儿子儿媳上班,年幼孩子无人照看,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终于失去了往日的温馨。

  2018年初冬,于静回来了。实际上,于静这次绝情离家出走,是为“全能神”尽所谓“本分”去了,是为了“浇灌”新人。因为“全能神”说了,“与父母、丈夫、子女、亲属来往是‘世俗缠累’,什么时候能撇弃丈夫、儿女,什么时候生命成熟。”“要打破家庭,父母儿女这些都不能有。情感不能拯救人,当灾难来临的时候,只能追求神才能被拯救。家里神都会给你安排好。你如果不好好信,不好好追求神,就会被淘汰,你就会下地狱,就不能被拯救”。

  于静在离家传播“全能神”期间,不允许和家里联系,每天只能祷告、看书、传道聚会,更不允许看电视、手机和其他书籍。

  回家后的于静并没有收敛,而是变本加厉,继续在违法犯罪的道理上越走越远。2018年9月,于静终于因涉嫌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随后被取保候审。

  期间,政府和社会爱心人士并没有放弃她,而是对她进行循循善诱地疏导教育,通过温情感化和科学施教,于静渐渐抵触情绪没有了,心里的“结”也打开了,渐渐认清了“全能神”的邪教本质。

  回顾那几年走过的荒唐路,于静真是追悔莫及,发自内心地写道:我要感谢党和政府,没有让我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我现在已彻底认识到“全能神”邪教组织的严重危害,“全能神”影响了我的家庭生活,家人跟着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使我的家人受到伤害,我对家人感到愧疚。我今后要学会自我保护并帮助他人免受邪教的侵害,同邪教组织作斗争!

  如今,于静对未来充满期望。

上一篇:【转载】漫画:抱不住的“佛脚”
下一篇:【转载】是什么让她孤注一掷从楼顶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