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当前地址:首页 > 政法动态 > 德宏司法 > 正文

做好涉外纠纷调解 促进边境和谐安宁--瑞丽市畹町司法所开展涉外纠纷调解情况

时间:2018-11-28 14:39:00  来源:德宏长安网   责任编辑:zfw  浏览次数:

    太阳当顶的畹町与缅甸北部重镇九谷市一河相隔,山水相连、村寨相依、鸡犬相闻、边民互市通婚、往来频繁。人们常说亲兄弟间都会发生摩擦,舌头和牙齿也会打架,那么无天然屏障,交往又频繁的两国边民之间会产生矛盾纠纷吗?遇到矛盾纠纷找谁来处理呢?在拥有“全国先进司法所”之称的畹町司法所涉外矛盾调处中心可以找到答案,人民调解员---吴火洲,讲述了他在工作中的点点滴滴。

    畹町镇位于云南省西部,德宏州南部,瑞丽市东端,全镇总面积97.6平方公里,国境线长28.6公里,下辖3个村委会、3个社区,全镇3814户13500余人,居住着汉、傣、景颇、德昂等15种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45%,归侨、侨眷占15%。辖区内有一个国家一类口岸和两个省级通道。早在唐代畹町就是“南方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之一;,抗战期间,是滇缅公路和史迪威公路的交汇点。畹町与九谷虽享有“一城两国、一桥两国、一河两国”的美誉,但毕竟是两个不同的国家,两国边民在往来中产生矛盾纠纷是难免的,因此畹町司法所不断创新人民调解工作,及时化解各类涉外矛盾纠纷,维护了边境的和谐安宁,两国边民的胞波情谊得以世代相传。

    在谈到涉外矛盾纠纷的调处时,吴火洲如数家珍地告诉我们,哪年那月发生了什么,怎样调解的,调解的结果是什么,每年要调解多少起,后期回访的状况怎样等等,并重点向我们讲述了几个比较特殊的案例:2010年1月,畹町中缅边境中方村寨发生一起影响较大的涉外纠纷,纠纷起因是缅籍务工人员在参加修筑中方某景颇村寨村间公路时,混泥土搅拌过程中水泥浆飞溅到路过的中方青年何某等身上,忙乱中缅籍务工人员未向何某等道歉,使何某等怀恨在心,1月17日22时30分左右何某、李某、雷某、唐某等6人,闯入畹町镇南怕冷村公房,殴打住在里面的缅籍人员,造成缅籍人员省散重伤身亡,另两名缅籍人员重伤的严重后果。2010年1月18日,何某、李某、唐某等六人被瑞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16日被依法执行逮捕。事发后,中缅双方当事人就民事赔偿问题争议较大,缅方聚集了大量的人员准备强行索要赔偿费,中方觉得自己的亲人已经被逮捕,坚决不赔钱,如不及时化解,双方矛盾可能进一步激化和升级,转化为新的民事或刑事案件,最终还会扩大影响至中缅两国外交层面,为此畹町镇党委、政府十分重视,及时与缅方相关部门达成共识,将该民事赔偿问题纠纷交给畹町司法所帮助协调解决,接到任务后,畹町司法所十分重视,一边组织人员积极与缅方当地“头人”和家属沟通联系,一边组织人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做中方家属的工作,并就相关的法律条文进行一一地解说,在缅方相关部门协助下,剑拔弩张、互不相让的双方坐到一起进行协商,通过协商,双方都各自做出了让步,最后双方自愿就民事赔偿达成协议,中方当事人的家属及时支付了赔偿金,缅方当事人的家属谅解了中方当事人的行为,并于2010年11月5日向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申请,恳请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能给六位当事人重新做人的机会,适量从宽处罚。这场纠纷的及时调处让两国的边民看到了畹町司法所在调处纠纷时的公平与工作,矛盾纠纷的及时化解,维护了中缅两国边境的和谐与安宁。

    2013年7月10日,吴火州在办公室接待了一位来自九谷的华侨,60多岁的老人含着眼泪向吴火洲讲述了他的困惑与无奈。老人的祖辈居住在腾冲和顺,老人的父辈后来到缅甸九谷经商,在腾冲和顺属于父亲的的祖屋交给父亲的哥哥一家居住,两家父辈的关系挺好,经常走动,在两家父辈在世,大家没有讲过祖屋的归属,后来父亲的哥哥去世了,去世前没有向儿子交代祖屋的产权。老人的堂哥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房子就是父亲留给他的,也就心安理得地住着。后来老人的父亲在弥留之际交代老人要将老宅打理好,并说那里就是他们的根,是他们永远的家,老人的父亲去世后,老人回到腾冲和顺,要将祖屋翻新时遭到了堂哥的极力反对,两家因房子的归属而闹得不可开交,原本和谐的亲戚关系一下降到了水火不相融的仇人,堂哥一家毫不客气地将老人撵走。老人伤心不已地回到缅甸,越想越生气的老人在别人的介绍下,来到畹町司法所并找到吴火州,寻求帮助。老人再三申明,他不是为了要回祖屋,把祖屋变卖,而是要把祖屋修缮,修缮好同样交个堂哥一家居住,因为祖屋在,他们的根就在,他说作为身处异乡的游子,祖国、老家是他们内心深处的念想,也是他们在外打拼的底气。听完老人的陈述后,吴火州一边安慰老人,一边跟腾冲司法局联系,反应情况,腾冲司法局安排和顺乡司法所了解并协调办理,在他和和顺乡司法所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老人的堂哥终于答应将老宅归还给老人,并领着全家人向老人道歉,曾经水火不容的亲戚又变成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在老人修缮房屋期间,堂哥一家跑前跑后地帮忙。老人回缅甸前专程来到畹町司法所,感谢吴火州。

    2016年6月26日,畹町镇下起了倾盆大雨,缅甸九谷某养养殖厂的一头牛,因工作人员的疏忽,逃出养殖厂并越过国境线跑进了畹町镇和平村民小组老王家院子里乱窜,老王准备把牛拴好再找失主,没想到牛突然发怒,用牛角将老王右胯部挑出一个大洞,致使老王住院治疗一个多月,共花费了医疗费10900元。事发后,缅方人员认为一条牛也就3、4千元,支付了1300元后,就不再支付了。出院后老王到畹町司法所寻求帮助,老王的儿子还准备约一干人到对面(缅甸)牛场去拉牛抵债,形式十分紧急。吴火洲与其他同事经过深入的调查了解,掌握了事情发生的原委,便多次做缅方公司负责人的工作,并约缅方负责人到老王家进行现场调解。吴火洲说,此时正值夏天,十多个人挤在老王家用石棉瓦搭建的七八平方米简易房里,不一会儿便都汗流浃背。堂屋旁边就是猪圈,刺鼻的气味一阵阵传过来,熏得人头晕恶心,但是他们顾不上这些,耐心细致地做着双方的思想工作,双方就赔偿金额始终不能达成,而且火气还越来越大。后来吴火洲只得暂停调解。随后吴火洲找到缅方公司的负责人,再次做他的工作,吴火洲说:我们抛开法律不说,就那么大年纪的人,生活也困难,我们帮扶也要帮扶一下的嘛,如果事情不处理好,耽误了你做生意,也是得不偿失的,你好好想想吧,做完缅方公司负责人的工作,吴火洲又做起了老王一家的工作,并对老王的儿子要纠集人员准备到缅甸去牵牛抵债的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同时也指出了老王在此次事件中应当承担的责任,几天后,吴火洲与其他同事又将双方当事人召集起来,再一次进行调解,半天下来,任凭吴火洲他们说得口干舌燥,双方还是就赔偿金额达不成协议,调解不得不再次停下来。事后,吴火洲和同事不得不再次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就赔偿的金额征求双方的意见,两头跑、两头劝,第三次调解时,双方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缅方公司负责人赔偿老王医疗费用9000元,除去先前支付的1300元,调解现场当即支付老王7700元,双方的纠纷终于化解,辛勤的付出终于换来满意的结果,他们虽身感疲惫,但心里却十分的舒畅。吴火洲告诉我们,调处过后,曾经剑拔弩张、互不相让的两个还相处成了朋友,缅方负责人还经常拿上水果、营养品等去看望老人,探寻老人身体恢复的情况,素不相识的两家人如今处得像亲戚一样。老王对畹町司法所的调解更是感激不尽。

    2017年4月24日17时缅籍商人许缅菊驾驶小客车与保山在畹町打工的孙阿楼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发生侧面相撞,造成孙阿楼受伤,经交警部门现场认定,许缅菊负全责,5月2日孙阿楼治愈出院,许缅菊付清了孙阿楼的全部医药费1810元,由于车祸造成孙阿楼的牙齿断裂,治理周期较长,双方为今后受损牙齿治疗修复费,前期住院期间的误工费、护理费及摩托车修理费用产生纠纷,孙阿楼要求许缅菊再支付10000.00元,许缅菊认为孙阿楼要得太多,对牙齿的修复费只愿意对方花多少,支付多少,孙阿楼认为对方是缅甸人,坚持要求对方一次付清,双方就赔偿金产生纠纷,相持不下的双方在吴火洲及同事的调解下,双方于5月25日达成协议,许缅菊一次支付孙阿楼7000元,双方握手言和。

    吴火洲说:就算是一家人过日子,也难免会有磕磕碰碰不如意的时候,更何况是两国的边民了,可是国境线两边的村民一旦有纠纷,就是不是家里、邻里发生纠纷那么简单,因为一旦分寸拿捏不好,就可能会影响到中缅两国边境和谐稳定。我在畹町司法所做调解工作10多年了,每年都要调处10多起这样那样的涉外纠纷,可以说这么多年来畹町边境没有发生一件影响国家安全的事件,这与我们能及时处理好涉外矛盾纠纷是分不开的。处理矛盾纠纷首先要公平公正,依法依规办事;其次是做到人熟地熟,要有耐心,像分歧比较大的纠纷,没有三五次的调解,是不会成功的,心里一定要有这个准备;第三是要充分了解当事人双方的脾气秉性,在掌握法律的准则下,私下里还得不厌其烦地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做工作时给双方讲冷冰冰的法律条款是没有用的,必选要动之以情、情晓之以理,让双方进行换位思考;第四作为一名维护边境稳定的涉外纠纷调解员不仅需要专业的法律知识、良好的职业素养,而且还需要有丰富的社会阅历,一颗公平、公正的心。

 

政法风采
政法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