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当前地址:首页 > 政法风采 > 正文

守望相助匆匆数年 ——我与滇缅公路的不解情缘

时间:2018-03-14 09:02:14  来源:德宏边防支队:谢华   责任编辑:dhbf  浏览次数:

  320国道,从云南德宏州瑞丽市通往上海。而在抗日战争时期,它有另外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滇缅公路,作为改变了中国抗战格局的“生命线”,它也因此被载入史册。

  在昆明求学期间,我一度对中国滇西抗战史产生了浓厚兴趣,对滇缅公路有了一定了解,但却没有机会深入踏查。入伍后,我刚好被分到了驻守在320国道旁的木康边境检查站。自此之后的五年,我的经历,便与这条曾经写满了血泪、承载中华民族危亡的公路紧紧联系在一起。

  在高速公路通车以前,320国道是进出德宏边境管理区的最重要通道,而木康站作为进州的第一道关口和出州的最后一道关口,战略位置之重要性可想而知。从1978年建站,木康站的执勤点几经裁撤与重设、隶属关系数次变更、体制几经改变,但只要祖国和驻地人民有需要,只要有利于边疆发展,木康官兵始终不忘初心,牢记“我们多查一克毒,内地少受一分害”的使命,坚守缉毒一线,从没有过懈怠。

  一条路,一代代官兵,一刻不停的坚守,这是木康官兵与320国道的故事。这几句简简单单的话语,似乎能把所有的故事都讲的风轻云淡。而事实是,木康官兵每天要身着十余斤的防护装具,敬礼上千次,弯腰近千回,搬运货物上吨,并且还要随时忍受汽车尾气、油渍、灰尘的侵染,才能在数千辆车中发现蛛丝马迹,将贩毒分子绳之以法。

  2013年7月,下士王永国连续三天查获小车特大贩毒案。第三天下班后,我在食堂碰到他。我问他,连续三天查获大案,你高兴不?他说很高兴,不过感觉到有些压力。我感到很诧异,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其实我就是担心万一明天查不到了,好不容易保持的势头,可不能就这样消退。

  听了他的回答,我心头一酸。要保持这样的势头,谈何容易?连续三天查获小车,他已经创下了木康站近十五年来的一个记录。那一刻,让我知道了刻在木康官兵骨子里的到底是什么?就是见第一就争、见红旗就扛,为了责任不遗余力去努力。

  这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2014年9月,我发现一名战士每次经过营区门口的时候老耷拉着头,无精打采。我决定找他谈谈,问他是不是生病了?还是心里有什么顾虑?但他欲言又止。最终,从他支支吾吾的话语中,我找到了事情的原委。单位在显要位置设置了缉毒成绩公示栏,将每名官兵每天每月的缉毒数量及时公示,这也一直是木康站人气最旺的地方。这名战士那段时间的缉毒成绩很不理想,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没有查获案件了。所以,每次经过那里时,他的心里都感到发虚,总感觉抬不起头。我及时安抚了他的情绪,鼓励他重新调整状态,走出低谷。

  当年底,那名战士还是主动放弃了转改士官的机会,选择了退伍。离开那天,我和他紧紧相依,他哽咽着对我说:“我知道,如果我想留下来,也不是没有机会,但我怕过不了这道坎,我不想给木康丢脸。”从他乏泪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个男人的倔强,一种所有木康官兵身上都闪烁着的不负时代、不辱使命的光,这样的光,极其普通,但是与时代同行、与使命同在。

  2014年,下士冯争强在对一个货车进行检查时,一旁的驾驶员突然拔腿就沿着国道逃跑,冯争强见状立即冲了出去,最终在60多米开外的水沟内,将驾驶员擒获,并最终从其身上搜出仿军用手枪一支、子弹数发,而子弹已经上膛。事后,据犯罪分子交代,如果那次走通了,幕后老板还会安排更多的货。可木康官兵怎能允许驻守的关卡成为犯罪分子的通道?

  2012年以来,是木康站突破发展瓶颈、实现创新升级发展的重要时期。随着驻地新农村建设进程的加速推进,城乡交通网络不断完善,给了驻地人民更多方便与实惠的同时,也给违法犯罪分子更多的可乘之机。320国道不再是他们唯一的“生死线”,双坡垭口似乎也不再是他们必须要跨越的“鬼门关”了。

  得益于上级部署实行的边境地区网格化防控体系,木康官兵加强了对320国道两翼小道便道的封堵。2013年7月的一天,站领导带领我和其他几位战友到驻地的一条便道进行踏查,当时正值雨季,山高路滑,在经过一处陡坡时,车子突然陷在泥潭里再也不能动弹,当时雨越下越大,而旁边就是数十米的悬崖,情况十分危急。最终在驻地老乡的帮助下,经过三四个小时,我们才最终得以化险为夷。

  通过不断织密查缉网络,也将缉毒的主动权再次夺了回来。加上不断探索新的查缉战法,以敌制敌调整勤务模式,木康官兵始终保持着对毒品的严打高压态势。2013年,全年缴获毒品160公斤;2014年,170公斤;2015年和2016年,均超过200公斤……节节攀升的数字后,是木康官兵对驻地人民的庄严承诺。

  除了缉毒缉枪,木康官兵也用其他的方式,抒写着与320国道相守相依的故事。国道芒市至龙陵段弯多路急,海拔落差大,加上长年雨季,极易发生车祸。为此,木康站主动牵头与驻地消防、医院、交通、保险及沿线村寨等联系,签订共建协议,建立320国道联合救助服务平台,成为了过往旅客和车辆危难时刻的第一选择。2013年的一天,站里接到一个旅客的求救,说是在离执勤区域三公里的地方发生一起严重车祸。官兵迅速赶到现场,看到有辆轿车重重地摔在公路边的水沟里,车头已经严重变形,车内共有三名乘客困在里面。官兵们齐心协力,在第一时间联系相关部门,并及时将被困人员救了出来,采取了急救措施,为伤员救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事后,车主专门送来一面锦旗:“320国道的忠诚卫士”。

  忠诚的足迹愈发坚定,卫士的职责注定重大。对于320国道而言,如果把镜头聚焦到80年前,将现实的景象注入到历史的熔炉中,浇灌出的是另一种深远而悠久的情怀。

  1937年,面对抗日的危急形势,物资运输成为了决定中国抗战格局的重要战略因素。为了抢运当时中国购买的和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中国决定打通从中国到缅甸的公路。当时的国民政府要求云南在一年时间内修通。面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滇西各族人民义无反顾,付出了巨大牺牲。当时仅动用民工就达15万人,滇西民众不分男女老少、鳏寡孤独,有的祖孙三代,有的怀孕在身,都在工地日夜奋战。由于沿线环境恶劣、瘴疟为患,在修路过程中,死于爆破、坠崖、塌方和疟疾等就不下于3000人。同样为了维护滇缅公路畅通,在爱国华侨陈嘉庚的号召下,3000余名南洋华侨机工,回到祖国,保障着滇缅公路的畅通,最后有三分之一的机工将生命长留在这条路上。

  随后的战争结局证明,滇西人民和华侨机工们的血汗没有白流。从1940年开始,滇缅公路作为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的运输通道和战略通道,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抗战输血管”。整个抗战期间,滇缅公路共输入战略物资近50万吨,为中国甚至整个太平洋战区扭转战争局面作出了巨大贡献。

  能够为这条承载太多悲壮历史的公路做点什么,作为和平时期坚守在这条路上的军人,就是最底线的忠诚、最基本的职责。

  新形势下的公安边防官兵,同样在打着一场战争——禁毒人民战争。这场战争没有硝烟与炮火,但却更加持久与艰巨,直接关系到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宁。2015年9月,在木康站执勤现场举行的一次“道德讲堂”活动中,一位来自北京中关村的软件工程师,在听取了官兵十多年如一日坚守缉毒一线的故事后,坦言:“如果我走在王府井大街上,坐在斯巴克咖啡馆内,我无法想法还有这么一群人,为了斩除毒害,日复一日地付出青春和血汗。都是党员、都是80后,但我与你们差太多。”一位重走滇缅公路的志愿者则深情地表示:“虽然如今的滇缅公路,没有刀光剑影,没有血肉横飞,但是你们公安边防军人的为国戍边精神,同样值得钦佩!”

  的确,在缉毒斗争中,公安边防官兵一直战斗在最前列,奉献尤为突出。特别是在2015年,整个德宏边防支队缴获毒品数超过2吨,创造了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记录。可以想见,在320国道沿线,从双坡垭口、南天门一路南下,到遮放、黑山门、畹町,一直到瑞丽,一路上都留下了支队官兵公开查缉、设伏堵卡的身影。

  我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75年前。1942年5月3日,日军从畹町口岸进入中国境内,一路进犯,先后占领芒市和龙陵,窜至怒江,侵占腾冲。随后的几年里,沿滇缅公路,在畹町黑山门,芒市三台山、南天门、张金山等地方,德宏各族人民与日军浴血抗战,成为德宏抗战史上的佳话。

  历史总是具有吊诡式的相似。70多年前,我们誓死捍卫这条公路,是为了驱敌于外,保护这条抗日的“大动脉”;而现在,却是为了抵抗毒品这个全人类共同的“敌人”,为边疆发展保驾护航。

  看似不相关的两件事,其实揭示了一个浅显的道理:被动的等待永远换不来和平与安宁。

  2015年12月31日,龙瑞高速公路正式通车以后,320国道的通车量明显减少,只占到以往的40%以下。一向视缉毒如生命的木康官兵坐不住了,三番五次向上级递交请战书。终于,接到上级命令,于2016年7月初进入高速公路开展临时执勤,出征的那一天,浓雾依旧笼罩着双坡垭口,阴雨绵绵,官兵们的誓言震彻山谷:“坚守缉毒阵地,捍卫先锋荣誉……”

  果不其然,两个月后,官兵再现缉毒先锋本色,捷报频传,再次荣获总队缉毒大比武第一名。而在100公里以南的瑞丽,瑞丽公安边防大队的官兵,着眼于当前严峻毒情形势,主动谋划、全警出动、全线布防,2017年缉毒成绩超过700公斤,创造了大队历史之最。

  如今,德宏的空中航线不断完善,腾陇高速即将开通,大瑞铁路也将在数年后开通,320国道,虽然不会退出历史舞台,但被逐渐边缘化却是不争的事实。

  每当看到国道上稀稀落落的车流,我总是在想,也许它经历了太多,真的累了,只想当一当旁观者,好好的歇一歇。

  不管如何,这终归是历史的选择,也是时代的必然。其实,将目光投向远方,这只是幸福的“惆怅”。国家提出“一带一路”重大战略部署后,特别是随着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的推进,德宏成为了直达印度洋最便捷的通道,由交通的末端变成了交通的枢纽,它作为通道枢纽、产业基地、交流平台的功能将得到更大的发挥。

  但复杂多变的缅北局势、依旧严峻的毒情形势、难度重重的边境管控,是制约德宏发展的掣肘。而这一现状,注定给德宏公安边防官兵提出了更多更大的考验。

  但一切终将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一个新的五年又将起航,美好还只是刚刚开始。而最好的美好就是越来越好。

  也许到那时,320国道同样会趁势而为,焕发更多生机与活力。滇缅公路,这条写满血泪、充满传奇的救国之路、为民之路,必将冲破历史的藩篱,一路奔着朝阳,重新找寻到属于自己的春天。

政法风采
政法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