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当前地址:首页 > 理论研讨 > 正文

杜某与某农场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

时间:2018-01-18 19:43:11    作者: 胡致超    责任编辑:lczfw  浏览次数:

  一、基本案情

  1987年12月原告被招用为被告某农场A分场职工,《劳动合同法》实施后, 1995年11月20日,原、被告双方签订了《云南省劳动合同书》,该合同经原陇川县劳动局签证盖章,合同约定:“用工单位为被告,劳动者为原告,劳动合同期限自1995年12月1日起至2000年12月1日止,工作岗位为蔗工-----”农场的劳动合同是无期止的。1996年榨季,原告将甘蔗承包砍运,某农场下设A分场就以此为由将原告承包种植甘蔗的土地强行收回,原告随后多次找A分场领导、某农场领导及相关部门反映此事要求归还土地,但一直得不到解决,也没有安排原告新的工作岗位。原告在职期间能认真完成工作岗位任务,在合同期间被告单方终止与原告的劳动关系,没有对原告的劳动关系作出明确处理,也没有安排新的工作岗位,直接造成原告无生活来源,养老无保障,为维护原告合法权益,根据《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特请求人民法院依法确认原告与被告劳动关系成立。

  被告某农场辩称,一、原告自1996年榨季甘蔗砍运完被某农场A分场收回承包土地之日起至今就与某农场不再有任何劳动关系。1987年12月26日原告被招用为某农场职工,后分配到国营某农场A分场三队工作并转正,成为一名正式职工。1995年6月1日原告因在承包经营过程中,擅自将自己承包的9.6亩土地转包他人,离开工作岗位,无假长期外出,后导致该9.6亩田地无人耕种、管理而被撂荒。为避免土地继续撂荒,减少损失,原某农场A分场只能单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及《某农场综合管理办法》解除原告的劳动合同关系,收回了其承包的土地。自1996年6月1日后,原告就与某农场没有了任何事实及法律上的劳动关系。二、某农场A分场有权单方解除原告的劳动合同,收回原告承包的土地。原某农场属国营企业性质,各分场为二级法人,在生产、管理过程中,各分场有独立的人事管理权,有权对违法犯罪、违反场规、场纪及相关规定、规章制度的人员作出除名、开除、解除劳动合同、收回承包土地及按照相关规定进行罚款等处理。为此,某农场A分场对原告杜某擅自离岗、离队、撂荒承包土地的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及《某农场劳动综合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作出解除原告劳动合同关系、收回承包土地的处理决定,其行为并无不当之处。三、原告对1996年榨季甘蔗砍运后自己被解除劳动合同、分场收回承包土地的事实是明知的,同时对事实也是认可的。原告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1996年榨季前其以承包土地种植甘蔗为职业,从1996年榨季后被A分场收回土地之日起到2017年4月25日止,近21年多的时间,原告就没有自己名下的承包土地,没有了土地收益,难道原告不知道已解除劳动合同,为什么会在2004年1月4日向陇川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事实上原告对事实是明知的、认可的。四、本案已超过申请仲裁诉讼时效。2004年1月4日原告以某农场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收回承包土地为由向陇川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该委员会于2004年1月4日以“申请仲裁已超过时效”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并作出陇劳仲审(2004)字第01号不予受理申请通知书。原告与原某农场的劳动关系自1996年6月1日终止,原告于2004年1月4日才对双方发生的劳动争议提出仲裁申请,已超过仲裁时效,原告未能提交相关证据证明其逾期申请仲裁存在不可抗力或其他正当理由,陇川县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是合理、合法的。五、原告出具的《关于杜某同志的处理决定通知书》及《终止、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仅作为原告按规定享有接续养老保险关系、失业保险待遇和失业登记、求职登记的凭证。在社保改革过程中,为了让原告能够顺利续接养老保险关系和解决原告在农场的工龄有效问题,原某农场按劳动部《关于实行劳动合同制度若干问题的复函》(劳部发(1996)354号规定,向陇川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出具了《关于杜某同志的处理决定通知书》及《云南省用人单位解除(终止)劳动合同证明书》,是合法的,不存在违法和无效的情形,原告也因此得到实惠,可以顺利接续养老保险关系。六、被告没有任何义务为原告办理退休手续。原告于1996年6月1日被原某农场解除劳动合同、收回承包土地至今,就已不属于农场在职职工,与农场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上的劳动合同关系,其社保及人事档案已于2003年移交到陇川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被告已完善了原告的所有续接养老保险手续,后期费用应当由原告个人续交,不需要被告出具任何手续为其办理退休,被告无义务为其办理退休手续,也无赔偿的事实及法律依据,故请求人民法院依法驳回原告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并责令原告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二、本案的争议焦点及适用法律

  争议焦点:被告对原告杜某除名决定是否合法有效,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适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①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②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用人单位规章制度的;③严重失职,营私舞弊,对用人单位利益造成重大损害的;④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三、案情分析

  本案被告制定的《某农场劳动综合管理办法》陇农工会字(1995)10号文件,系经某农场职工代表大会审议通过,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在劳动过程中的行为准则和内部劳动规则,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其合理性、合法性应予以确认。《某农场劳动综合管理办法》第九十三条“农场同意转包岗位……但转包岗位时,要事先征得单位领导的同意,明确各自应负的职责,并造册登记,以便备查”、第一百零四条“对经多次教育无效,无正当理由,连续旷工超过15天或一年内累计旷工超过30天的职工,应给予除名”。本案原告于1988年12月28日由合同制转正定级,1995年12月26日与被告某农场签订劳动合同建立了劳动合同关系,合同签订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是合法有效的合同。本案原告作为劳动者应当勤勉敬业、自觉遵守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但原告于1996年榨季(1-5月)未经被告同意擅自将承包甘蔗地转包他人,无告假,擅自离开工作岗位,长期外出不在家,其行为违反了规章制度的规定,作为国营企业的被告于1996年6月1日单方对原告作出解除劳动合同处理决定合法有效,原被告之间的劳动关系不再存续。

  四、本案要点

  我国《劳动法》、《贯彻意见》和1994年劳动部发布的《关于〈劳动法〉若干条文的说明》等有关法规的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劳动纪律或者用人单位规章制度。是否违纪,应当以劳动者本人有义务遵循的劳动纪律及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为准,其范围既包括全体劳动都有义务遵循者,也包括劳动者本人依其职务、岗位有义务遵循者。 本案对杜某违反了职工大会通过的《某农场劳动综合管理办法》,用人单位有权解除与杜某的劳动合同。

政法风采
政法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