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当前地址:首页 > 理论研讨 > 正文

释法说理:“马邦丁”能否证明犯罪嫌疑人身份

时间:2017-04-25 11:33:17  来源:德宏长安网  作者:张天敏   责任编辑:yjzfwlxw  浏览次数:

  近期,盈江县检察院办理了一起两人共同盗窃案,经审查发现,两名犯罪嫌疑人其中一名在我国未查询到户籍信息,据其自报系缅甸国民且为刚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但其亲属提供的缅甸国民身份证及出入境证件证实其犯罪时未满16周岁,因我国刑法规定已满16周岁的才应当对盗窃罪负刑事责任,故对该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身份信息的证据采信直接影响到能否定罪。经讨论,本院认为犯罪嫌疑人年龄信息应以其持有的合法的有效身份证件为准,因其系缅甸国民,故其身份信息应以其缅甸国民身份证即本地俗称的“马邦丁”为准,因此该盗窃案中的未成年人因未达刑事责任年龄而不构成犯罪。本院作出如此认定的依据如下:

  《公诉案件证据参考标准》一书中写明“对于年龄有争议的,一般以户籍登记文件为准;对居民身份证、护照、边民证等身份证明文件的真实性存在疑问,如有其他证据能够证明真实情况的,可根据其他证据予以证明”,本案该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缅甸国民身份证及缅甸中国边境通行证系外国公民的身份证明文件是毋庸置疑的,且无其他证据能够证实公民身份也未发现该身份证明上有涂改的痕迹,故本案外国未成年人的年龄应以有效的国民身份证件记载的身份信息为准。此外,因本案年龄证据出现矛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之规定,对于没有充分证据证明被告人实施被指控的犯罪时已经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且确实无法查明的,应当推定其没有达到相应法定刑事责任年龄。

  另外,在办理刑事案中,办案机关在无法查明犯罪嫌疑人的年龄时,可对其作骨龄鉴定。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骨龄鉴定”能否作为确定刑事责任年龄证据使用的批复》规定,犯罪嫌疑人不讲真实姓名、住址,年龄不明的,可以委托进行骨龄鉴定或其他科学鉴定,经审查,鉴定结论能够准确确定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时的年龄的,可以作为判断犯罪嫌疑人年龄的证据使用。如果鉴定结论不能准确确定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时的年龄,而且鉴定结论又表明犯罪嫌疑人年龄在刑法规定的应负刑事责任年龄上下的,应当依法慎重处理。根据《公安部法制司关于如何确定无户籍登记的犯罪嫌疑人年龄的答复》规定,根据目前的技术水平,还无法对犯罪嫌疑人的年龄作出精确的鉴定,对25岁以内青少年的年龄鉴定结论误差范围通常在±2岁以内,只能反映犯罪嫌疑人的年龄段(如14岁以上18岁以下)。从保护青少年的合法权益和“教育、感化、挽救”的刑事政策出发,在实际认定时,应将鉴定反映的该犯罪嫌疑人年龄段的下限即可能的最低年龄视为犯罪嫌疑人的年龄。以上规定说明骨龄鉴定仅作为犯罪嫌疑人年龄的一种参考证据,实践中需谨慎适用。

  通过本案可知,在办理刑事案件中查明犯罪嫌疑人的年龄极其重要,办案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应当重点查清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行为时是否已满十四周岁、十六周岁、十八周岁的临界年龄,才能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合法诉讼权利。

政法风采
政法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