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当前地址:首页 > 理论研讨 > 正文

“执行转破产”相关法律问题的调研报告

时间:2016-12-15 17:32:31  来源:陇川法院  作者:金祖仙   责任编辑:lczfw  浏览次数: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纲要》要求及省高院《关于开展“执行转破产”相关法律问题调研通知》要求,结合具体执行实践工作,陇川县人民法院近期做了有关“执转破”案件的遴选甄别,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民诉法解释》)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的相关规定进行了粗浅分析探究。现将调研情况进行如下报告。

  1、2015年《民诉法解释》公布实施后,“执转破”法律制度正式确立,意味着相当一部分执行积案将被破产制度消化吸收、执行难局面将得到有效缓解。陇川法院部分法官平时很注意学习该项规定,在执行工作实践中经常会对符合此类型的案件相互进行探讨分析,特别是与立案庭、民二庭进行沟通衔接,但由于陇川辖区内企业较少,真正取得有效果的实际案例尚未出现,因此“执转破”工作还处于探索阶段,尚未能形成系统全面可借鉴的宝贵经验。

  2、执转破案件数据分析。陇川法院受理的案件中,目前可能进入执转破程序的案件有,分别是涉及陇川县科龙冠华硅冶炼厂、陇川县搏鑫硅冶炼厂和陇川县天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这三家企业,其中较为典型的是与硅厂相关的执行案件。根据《民诉法解释》第五百一十三条、五百一十六的规定,结合《破产法》第二条精神,执行程序与破产程序衔接必须具备以下三个条件:(1)被执行人具有破产的主体资格,即是企业法人;(2)被执行人达到破产界限,即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3)经申请执行人之一或者被执行人同意。一般来说,第二项条件可以由执行法院根据执行案件材料作出判断,而不必达到“证明”的程度;第三项条件则应当有执行当事人提交的书面意见或者有其签字确认的同意转入破产程序的笔录等材料作为基础。具体来看:涉及陇川冠华硅厂的执行案件有17件,由于主要债权人为德宏中院受理的案件,其中部分案件德宏中院已经提级执行。该企业的资产正在拍卖处置中,现已经长达4年之久未能处置,如果能“执转破”,那么执行案件的压力将大大减轻。另,陇川县搏鑫硅冶炼厂为私营独资企业,主体适格,具备破产条件;截止6月底,搏鑫硅厂涉执行案件五件,执行标的金额800万余元,尚有十余件正在诉讼中,还有其他法院也受理一些案件。该硅厂受大环境经济下行影响,加之经营管理不善,市场运作管理机制不健全,造成负债过重,收支严重不平衡,近两年来全靠金融部门借款和民间借贷社会资金来“输血”维持生产,现企业不堪重负已陷入恶性循环,从去年12月份至今一直处于停产阶段,并产生了严重信任危机,部分债权人及工人已经出现过多起哄抢财物、威胁人身安全等事件。外部方面,没有谁再敢注入资金,且债权人为维权纷纷诉至法院;内部方面,企业频频拖欠职工工资,工人积极性不高,大部分个人已经离厂另谋生计,现在是内忧外患,已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作为硅厂投资人多次到法院及相关部门反映要求给予保护,希望能起死回生,但如果再继续放任该硅厂苟延残喘,进一步可能会变质为“吸血”的僵尸企业,有可能危害地方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民族团结。

  3、执转破工作中存在的困难。(1)当事人无启动破产程序意识。虽然《民诉法解释》确立了破产程序,但同时也限定了程序启动的条件,从根本上造成破产启动的局限性。首先,就破产程序而言,破产案件立案难、成本高、耗时长,破产证据收集难等固有的程序缺陷,往往导致当事人对破产望而却步。其次,作为企业对法律规定不知晓,其不愿走破产程序,还寄希望于能争取资金进行输血维持能扭亏为盈,一直靠拖得办法来应付以前的债权人。而对普通债权人而言,出对法律不懂以外,还有是虽然启动破产程序可以赋予其公平受偿的机会,但是因进入执行程序的被执行企业基本已无财产可供执行,债权人后续受偿的希望渺茫,启动破产程序付出的时间与精力代价与其可得利益相比,相差甚远,甚至面临“替他人做嫁衣”的风险。因此,执行移送破产程序的倒逼机制并未真正激发债权人的启动意愿。

  (2)执行人员对破产相关法律不熟悉。破产程序的启动-操作-终结的整套运作及其复杂多变,《破产法》针对不同情况有着严格的规定,但由于人民法院的案件来源、案件类型的限制,法院受案上破产案件较少或者根本没有,同时导致了法官、执行员等对破产相关法律的重视不够,学习不到位,不能依据法律对破产程序进行熟悉的操作,因此使得法院对该类型的案件讳疾忌医,不敢涉及。

  (3)执行人员移送破产的意识不够。对可能进入破产的案件,执行人员不但要穷尽执行措施,查控企业财产,还要全面掌握企业涉诉、涉执情况。前期的调查、审查、判断和企业相关材料的汇总、整合,大幅增加了执行工作量。因此,在执行资源有限、执行案多人少多重压力下,执行人员主动引导执行案件移送破产的积极性不高。执行人员直接与多方当事人接触,具有全面了解各方情况的可能性,如果执行人员主动引导的积极性不高,那债权人或债务人主动申请破产清算的可能性更加渺茫,债权人申请难点在于收集相关的证据证明债务人资不抵债,债务人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及与传统观念的认识,不愿意使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只能不断向社会和政府争取资金,但由于企业本身的原因,无望恢复生机,形成恶性循环,最终成为“僵尸企业”。

  4、解决问题的建议。

  (1)建立依职权执转破程序启动模式。相比于破产启动的当事人主义,法院“依职权化”的启动模式具有更明显优势与实践操作性,因此实行司法干预有利于更快、更好的启动破产程序,以彻底解决破产启动的难题,推进执行移送破产程序的顺利开展。以当事人主义为辅助,就涉诉企业个案提供更加细致具体的“盲区”信息,使执行人员能够更加深入的了解涉诉企业的信息,调动当事人的积极性。

  (2)化繁为简。落实破产程序简化审,降低破产申请门槛、缩短审理期限、简化破产流程、减少当事人诉累,破产制度的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其功能优势才能得以发挥。

  (3)法院内部选拔精英“破产”团队。遴选业务能力较强、个人素质极高、学习、沟通能力好的精英骨干人员,对精英团队进行破产相关法律培训,攻坚克难,以成功案列为指导,重点针对性的学习,打造出一支实践操作的团队,不断总结积累经验。该项建议为个人的大胆设想,如果能够如此集中优势力量,必将成为助推执行案件向破产程序转化的一把利剑。

政法风采
政法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