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公告
当前地址:首页 > 政法文化 > 正文

【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忠于职守 情系大爱

时间:2018-01-23 17:37:50  来源:德宏长安网  作者:王超   责任编辑:zfy  浏览次数:

  

    丈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认识乔菁之初,我就知道她是个大忙人。她爱学习,对于知识就像一块海绵似的,而且办什么事情都特别认真。这两样东西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基本上就是个闲不住的人。由于我是干法警工作的,平时值庭任务也很重,所以我们都很理解对方。在恋爱期间,我们没时间像一些恋人那么花前月下,然而由于理解信任和相互欣赏,一个忙里偷闲的电话,一句内容简单的问候,都足以让我们的感情与日俱增。

  2009年初,当我觉得我们的爱情已经瓜熟蒂落,可以有一个幸福归属,并且提出结婚时,乔菁带着几丝歉意对我说,全国集中清理执行积案活动正在深入开展,德宏中院执行局面临着人手少、时间紧、任务重一系列困难,而她负责整个中院执行局80%以上的内勤工作,比如报送案件情况和数据统计,撰写工作总结和信息简报,负责会议筹备和记录工作,新收案件信息录入、记录案件执行日志、整理已结案件卷宗材料办理执行款和救助金的领取手续、部分案件记录等一系列繁琐而又具体的工作……看着她充满为难和犹豫的眼神,我故作潇洒的说:“行,我支持你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等你闲下来时我们再谈婚事!”

  

    这一等就是好久好久。乔菁一头扑进集中清理执行积案的工作之后,似乎就没有打算再爬出来。在调入执行局以前,她一直从事民事记录和审判工作,现在不仅要恶补案件执行及司法统计类的知识,而且一直坚守在办公桌前,移动电话24小时开机并保证随叫随到。清积工作的数据统计上报任务很重,乔菁不仅要统计本院的数据,还需要对基层法院上报数据核查后,再汇总报送省高院。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并接手工作,她经常拿着纸笔向老同志虚心请教问题,详细记录每一项工作的流程,尽量做到只请教一遍,因为她觉得清积时间很紧,不允许自己浪费别人时间。

  尽管我们的婚期被暂时搁置,但是我们的爱情并没有因此搁浅。作为瑞丽市人民法院的一名司法警察,平时我也常有值班值庭任务,两个人各自忙着工作,有时一、两个月不见面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对此我们相互调侃说,距离才能产生美。话是这么说,每到双休看见一些恋人卿卿我我,我就特别想念乔菁,就会忍不住给她打一个电话。电话里感觉她很忙碌时,只能是说些“注意身体”、“到点吃饭”之类的嘱咐。如果碰巧有空闲,我们的电话就会长久一点,这时候才感觉我们像一对真正的恋人,那种甜蜜温馨的感觉也是很难忘的。

  2010年初,全国集中清理执行积案活动结束后,我和乔菁完婚。结婚之后我和她仍然处于两地分居。由于工作需要,乔菁经常到瑞丽、陇川等地执行强制迁出、交付等案件。因为这些案件重大、敏感而复杂,我们只能简单地通通电话,互报平安。有好几次乔菁已离瑞丽的家只有几十米的距离,都无法进家休息休息,而是打电话给我,两人不约而同探出头挥挥手。像这样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聚的事例,我们以前有、现在有,以后也还会继续有。

  女儿: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我今年刚满六岁,已经学会独自穿衣、刷牙、洗脸、梳头、洗澡了。大家都说我是妈妈的乖宝宝,我却知道妈妈是一名法官,法官是很神圣的工作,所以我必须做乖宝宝。

  我爸爸平时在瑞丽工作,家里的大事小事就给妈妈包了。妈妈在辛辛苦苦的工作之余,还要对我的吃喝拉撒负责。很多时候我一觉醒来,看到妈妈还在为我洗衣服,或者还趴在写字桌上加班,我就觉得妈妈真忙啊。有一天,姥爷忽然生病了,姥姥要陪姥爷去外地治疗,家中只有妈妈陪伴着我。因为妈妈工作很忙,我成了幼儿园里第一个被送到学校的孩子,也是最后一个被接走的孩子。每次妈妈送我去幼儿园,我都会说“妈妈第一个来接我”,但妈妈的回答总是“我尽量”。虽然妈妈一次又一次爽约,但我仍然为有一名法官妈妈而自豪。她曾经在幼儿园的晚会上代表家长发言,底下响起一遍又一遍的掌声。她曾经担任“烛光行动”主持人,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她曾经被幼儿园邀请当过我们的老师,整整一天都陪着我。她曾经……我好崇拜我的妈妈!

  妈妈经常加班,于是我也有了很多陪妈妈加班的机会。每当我看见妈妈胸前佩戴的鲜艳的法徽,审判桌上摆放的庄严的法槌,我就觉得妈妈是在做了不起的工作。为了不影响妈妈做事,我总是一个人静悄悄的玩,有时候还会不知不觉哼起了歌曲:“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

  婆婆: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都说婆媳关系是天下最难处的,我却觉得儿媳比亲女儿还亲。乔菁在芒市工作,对于瑞丽的我经常打电话嘘寒问暖。在我患病时,她会尽量抽时间前来探望。忘不了那次我患急性肠炎拉肚子,弄得衣服和被子上都是脏的。乔菁对此没有一点嫌弃,而是主动给我换洗衣物并帮我擦洗身子,一切都弄得妥妥帖帖。2016年12月底我因不小心摔倒导致髌骨骨折,需要手术治疗,乔菁在我术后五天内未曾宽衣休息,因为她一方面要照顾躺在病床上的我,另一方面还要在我休息时打开笔记本电脑,抽空做好年底涉民生案件的执行、总结、考核等工作。同一病房的病友总是对我说:你女儿真孝顺!我回答说是啊是啊。这并非是随口一答,而是我觉得乔菁把我当成亲生母亲,所以我也从内心把她当做女儿了!她用行动证明“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人物简介:

  乔菁,女,1982年3月生,中共党员,2004年7月毕业于云南大学法学院,2006年1月通过公务员招录考试进入瑞丽市人民法院工作,于2008年4月取得国家司法考试合格证书,2008月12月调入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先后在民二庭、执行局担任审判员、书记员、内勤工作。在瑞丽市人民法院工作期间,多次被评为“先进共产党员”、“优秀书记员”、“优秀公务员”。调入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工作不到两年时间,就被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评为“全省清理执行积案先进个人”,被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党组评为“先进工作者”。此后的多年时间里,不仅把大量的时间奉献在工作上,业务能力日益积累,而且利用业余时间攻读完成法律硕士学位,知识水平不断提高,所取得的成绩得到了院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认可。

政法风采
政法要闻